司马家是怎么成为三国乱世的最终赢家?秘诀原来在这里

  • 日期:08-28
  • 点击:(1299)


  

  01

  在民间百姓的眼中,多把刘备、诸葛亮的蜀汉政治集团视为三国历史的正面阵营,而三国真正的赢家却是司马家。

  很现实,因为诸葛亮编制的是梦想,司马懿编制的是网络。

  首先,汉末河内司马家已经是当世名门,曾做过京兆尹的司马防共生了八个儿子,各有其才,并称为“司马八达”,其中又以老大司马朗(兖州刺史)、老二司马懿(都督、太尉、太傅、宣王、晋宣帝)、老三司马孚(度支尚书、太宰)最为出名。这不得不让人联想到同时代的颍川“荀氏八龙”。

  可以说,司马氏集团是一个典型的家族企业。

  这个庞大的家族并不满足于已有的势力,而是与许多其他名门士族也建立了联姻关系。当然,作为巩固家族利益的政治联盟,这在汉魏时期是极为常见的,

  比如曹氏与荀氏的联姻,令君荀长子荀恽娶曹操之女安阳公主,幼子荀粲娶曹洪之女,并留有一段“不辞冰雪为卿热”的感人爱情佳话。

  

  02

  言归正传,司马懿的家庭,在那个时代也是与众不同的。先说司马懿的结发妻子张春华(玩过桌牌游戏三国杀的朋友对这位张氏夫人一定不陌生)。张春华的父亲张汪曾做过粟邑令,类似地方粮食局局长,母亲山氏是河内名门闺秀,她的舅舅也是“竹林七贤”之一山涛的祖父,山涛与司马师和司马昭也就成了表兄弟。这就是为什么从立场上讲,山涛要效忠司马氏,并劝说嵇康出仕,而从价值观上讲,嵇康很不客气地写下了名篇《与山巨源绝交书》。

  但最关键的不是张春华的背景,而是她本身的才能。

  早在司马懿还未出仕时,就曾为了躲避曹操征召而称病不出,因一次偶然的收书事件暴露了他装病一事,在敏锐恐慌的司马懿看来,任何身边的人都有可能是曹操的耳目,正当他在思考如何处置发现自己装病的婢女时,那名婢女已经被张春华灭了口!而这位张氏夫人依旧若无其事地上厅堂,下厨房,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。自此司马懿对自己的妻子愈发敬畏。

  真正一流的演员入戏时,是不会关注是否有人观看的。

  许多年以后,张春华年老色衰,受到司马懿的嫌弃,气得这位性格刚烈的女士愤而绝食。虽有孝子站在她这一边使司马懿不得不妥协,却仍不免于羞愤中去世。

  也许司马懿“真的”因自己这位夫人的逝去而哀痛,也许又因为曹爽势力的打压而精疲力竭,他也一病不起。曹爽指使李胜去探察司马懿的病情,司马懿已经是口歪眼斜,胡言乱语,将李胜前去赴任的荆州听成并州,饭也没法咽下去,随时都会一命呜呼。

  所有人都相信“张氏夫人的去世对太傅司马懿打击太大了”,而司马懿自己呢?他早已同自己的儿子司马师密谋兵变。一年后,高平陵政变中司马氏夺权,这头一生“狼顾”的老狼终于跳起来将对手咬死,吃得骨头都不剩。

  张春华死了都能成为司马懿的最佳助演,这对夫妇作为三国时期的影帝和影后,可谓实至名归。

  

  03

  高平陵政变中还有一位狠角色,就是当时担任中护军的司马师。司马师第一任妻子夏侯徽,小字媛容,是夏侯家的一位才女。夏侯徽的父亲是曹魏名将夏侯尚,兄长亦是当时著名的玄学家,名士夏侯玄,她的母亲则是大将军曹真的妹妹。

  夏侯家的地位在魏国仅次于曹家,加上两家世代联姻,也算是当时的“天龙人”了。与其结亲,自然有利于进入朝政核心。

  但是司马师的做法比他老爹老妈更狠毒,也许是担心自己的不轨之举被枕边人监视,他秘密杀害了自己的结发妻子夏侯徽!也许是为了掩饰这起谋杀案的真相,司马师续弦的对象是当年曹丕“四友”之一吴质之女。

  或许吴质与曹家宗族联系较深,又或许司马懿与吴质太熟悉,觉得他在自己的“人脉网”中没有太多利用价值,司马师不久就休了吴氏,娶了才女羊徽瑜,与泰山羊家结为姻亲。

  说起泰山羊家也颇有名望,在魏晋时代多有美名。东汉时,南阳太守羊续以清廉闻名,他的儿子羊耽官至魏国太常,好像不怎么出名。但是羊耽的妻子可是当时颇为有名的女智者辛宪英。辛宪英可谓是见证了魏代汉,晋又取代魏这一系列沉浮兴衰的奇女子,才鉴过人,伪装深沉如曹丕、司马懿这类野心家,都没有逃过她的法眼,羊耽与辛宪英的儿子羊L曾跟随钟会伐蜀汉,遵照母亲的训示,得以自保建功,成为晋朝的散骑侍郎。而羊徽瑜还有个弟弟很了不起,就是晋太傅羊祜,当世有名的儒将,羊祜与吴将陆抗的对垒,成就了三国时代最后的传奇。

  总而言之,这个家族对西晋一统三国,可谓立下了汗马功劳,司马师这个妻子娶得真是太值了。

  

  04

  “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。”要知道司马昭当年高平陵兵变前夜,可是吓得整宿睡不着觉的。然而一旦整个家族卷入了政治漩涡,他最终成长得比父兄更加阴郁老辣。

  司马昭的妻子王元姬也颇具智慧,是司马昭上位的贤内助。

  王元姬的祖父王朗曾做过东汉会稽太守,后来进入朝政核心成了魏国的司徒,就是《三国演义》中被诸葛亮骂为“皓首匹夫,苍髯老贼”而吐血身亡的老头儿。当然,正史上的王司徒没有这么丢人,是一位有名的经学家,放到今天也是能登上百家讲坛的人物。

  王朗的儿子王肃也对经学很有研究,家学渊源使得王元姬自幼博学多才,知书达理,生养调教出了晋朝开国皇帝司马炎。

  司马昭命钟会为主将伐蜀汉时,王元姬也敏锐预见到了钟会的狼子野心,一定会谋反,帮司马昭打了一剂很好的预防针。

  可以说,司马氏父子三人总揽朝政的时期,放在整个中国古代史都是比较血腥黑暗的,自然而然,这“食槽的三匹马”背了不少骂名,之所以没到失道寡助的地步,多赖于他们的亲家都是声誉显赫的世家望族,为他们挽回了不少分数。

  直到晋惠帝司马衷的皇后贾南风,才算彻底毁了这个家族,可谓是成也娶亲,败也娶亲。

  除了政治联姻,司马家也注重血缘以外的关系网。比如司马懿在高平陵政变的关键时刻,拉拢到了他一辈子的老搭档蒋济。

  蒋济几乎与司马懿同时进入曹操府中任职,对于经国理政很有见解,二人曾一起劝谏曹操顶住关羽北伐的攻势,并提出联吴的谋略,又同时辅佐世子曹丕直至他称帝。在曹爽掌权时,司马懿很好地把自己伪装成处于弱势的正义使者,从政治立场上得到了蒋济的支持,并许诺只要扳倒曹爽,绝不扩大影响。蒋济与司马懿共事了一辈子,相信了他的话才出面劝降曹爽,并为曹氏家族的人身安全作出承诺,此举竟然真的瓦解了曹爽想要抵抗的念头。

  然而事后呢?司马懿随便找了个理由,以谋反的罪名将曹爽夷三族!蒋济见到狼顾之相的老同事凶相毕露,只剩羞惭得郁郁而终。

  司马家也注重培养提拔一些没有任何政治背景的将领,其中最优秀的当属邓艾。

  邓艾最初只是个典农校尉,因为有口吃的毛病几乎从不与人来往,司马懿反而正看中了他这一点,给了他广阔的舞台发挥才能。最后的事实也证明了拥有破蜀第一功的邓艾自我膨胀了,然而因为没有任何政治关系,他很轻易地就被司马昭掐死。

  所以看吧,良好的人脉网络到哪儿都有利于人的发展,商界如此,政界尤其如此。

  策划:鱼羊史记?监制:鱼公子

  撰文:行云织梦?制作:吃硬盘吧、发达蚊

达到当天最大量